中医药防治艾滋病能力提高小鱼儿玄机2站大全,纯中药治疗艾滋病

一、中医药的整体观念和辨证施治在艾滋病的综合调治上,有着现代西方医学所无法比拟的优势。诸如艾滋病有其特有的病因病机、转变规律及预后转归,其病程长、病情复杂、证候较多,因而从整体上辨证论治尤为重要,从患者身体状况整体出发,对疾病进行诊治与调理、辨证与辨病相结合,一个方剂即可同时拥有多方面的作用,更利于综合调整,更为科学。

对于艾滋病的治疗,中医药在病因病机、治则治法、思路方法与评价、临床治疗经验、减轻西药毒副作用、提高生存质量等方面形成了许多新认识,积累了许多好经验。
中医药对艾滋病的治疗研究开始于20世纪80年代末期。中国中医科学院于1987年派中医医务人员赴非洲坦桑尼亚进行中医药试治艾滋病工作,积累了初步的临床治疗经验。从1990年开始,科技部“八五”“九五”和“十五”科技攻关计划、
“863”计划、“973”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项目中也都有中医或中西医结合治疗艾滋病的研究课题。特别是“省部局联动项目”“全国中医药治疗艾滋病试点项目”及“中医药防治重大传染病专项”的启动,使中医药防治艾滋病工作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初步阐明艾滋病基本病机
艾滋病患者表现以元气损伤为主要特点:①直接伤元气,损伤肾中精气,这类患者以性传播最多;②首先犯脾,脾气虚弱表现明显,中间夹湿,最后及肾,这类患者以采供血传播为主;③首先犯脾,很快演变为肺脾、肝脾、心脾,从不同的通路向肾转移,最终表现为元气的虚损。
揭示中医证候特征、演变规律
艾滋病不同分期、不同传播途径及不同干预手段对患者症状、病性病位及证型都有影响。艾滋病的基本病机表现为外邪致病、元气虚损,其演变规律是气虚一气阴两虚
阳虚的变化过程。HIV感染者以脾气虚弱证为主,艾滋病患者以脾肾阳虚证为主。性传播者以肝肾阴虚、肝郁气滞证为主,静脉吸毒者以气阴两虚、湿热蕴结证为主,采供血者以肝胃不和、脾虚湿盛证为主。
明确艾滋病舌脉象特征
经脉象仪分析发现,3414例次HIV/艾滋病患者的常见脉象为弦、沉、迟、数、滑、实、平、虚8种,弦脉所占比例最高,达43.7%,另外滑脉、数脉比例较高,沉脉、虚脉、迟脉、实脉比例次之。从舌象看,HIV感染者舌淡红、苔薄白、润泽的比例明显高于艾滋病患者;而艾滋病患者舌红少津、胖大、苔厚腻伴齿痕、裂纹比例明显高于HIV感染者。
完善艾滋病疗效评价体系
从临床评价角度,根据患者报告的治疗结局评价、医生关注的治疗评价、实验室指标、生存质量评价等方面,对疗效评价的指标研究中存在的关键技术进行了探索,最终目标是为了完善中医药疗效评价指标体系,指导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临床实践,以及为中药新药研究开发提供标准。
创建猴免疫缺陷病毒感染复合艾滋病猴模型
通过创建脾气虚、肾阳虚证猴免疫缺陷病毒感染复合艾滋病猴模型,证实病证复合猴模型的指标体系中具有一些与单纯的猴模型不同的临床症状和检验指标。中医复合模型的实验治疗结果表明:中医辨证干预的疗效优于非辨证治疗;补脾法的疗效并不优于清热法的疗效;补肾法的疗效明显优于清热法的疗效。
初步形成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综合方案
1.中医药对延缓无症状HIV感染者进入发病期具有一定作用
无症状期HIV感染者中医药早期干预项目通过18个月的临床研究,治疗组有61.0%的患者免疫功能CD/T淋巴细胞计数1年内处于稳定或上升状态。经过18个月的临床治疗,终点事件的发生率为16.7%,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研究初步表明,中医药辨证论治能提高患者的生存质量,降低患者报告结局指标测评量表的评分,改善症状体征,为提高患者的免疫功能奠定基础,进而降低艾滋病期的发病率。
2.中医药对高效抗反转录病毒治疗后免疫功能重建有一定促进作用
通过564例临床研究发现:中药免疫2方(扶正解毒、清解伏邪组)对HAART后免疫重建不完全的患者有明显提高CD/T淋巴细胞、CD45RA+等指标的作用,免疫重建有效率较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中药免疫1方(培元固本、扶正益气组)联合HAART干预艾滋病无症状期患者可以提高患者CD/T淋巴细胞、CD45RA+和CD45RO等免疫学指标,证明中药免疫1方、2方能够提高CD4+T淋巴细胞水平,促进免疫重建,提高生存质量。动物实验表明:中药免疫1方能改善猴免疫缺陷病毒感染的恒河猴淋巴结、胸腺和脾脏病变,提示中药可能作用于CD4+T淋巴细胞和纯真T细胞,改善胸腺功能,保护机体组织,促进免疫重建。
3.初步形成艾滋病机会性感染及减少HAART不良反应的中医药治疗方案
对于艾滋病慢性腹泻,中医药以健脾化湿、温肾收涩法为主治疗,可以明显减少腹泻次数,降低腹泻量表积分,显著提高慢性腹泻的临床控制率。对于艾滋病相关痒疹,采用清热凉血祛风和养血祛风止痒的方法,如使用消风散等,具有明显减轻皮肤损害程度、瘙痒程度及减少皮损面积的作用,可以提高患者相应的生活质量。针对目前我国一线HAART药物常见的消化道不良反应,运用健脾和胃、辛开苦降与清肝和胃辨证治疗方案,可明显减轻或改善患者呕吐和恶心等不良反应,提高临床控制率,从而改善因消化道不良反应导致的HAART依从性差的局面。针对我国常用的一组HAART药物导致的高脂血症,血脂康治疗能明显降低HAART致高脂血症患者的Ch、TG和LDL水平;而中药颗粒剂组在改善HDL方面显示出更佳的优势,这对于越来越多的HAART药物导致的高脂血症继发心血管疾病将起到积极的预防作用。
中药新药开发
在艾滋病中药新药研发方面,目前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作为艾滋病辅助用药的中药新药只有一种——唐草片;已获临床批文的有艾奇康胶囊、克艾特胶囊、复方三黄片、乾坤宁片、艾宁颗粒、艾复康胶囊、复方SH、祛毒增宁胶囊、爱可扶正片、艾伏平胶囊及喘可治注射液等;正在进行新药临床试验的有艾奇康胶囊、艾复康胶囊、艾伏平胶囊及乾坤宁片等。
中医药防治艾滋病能力提高 1.中医药治疗的参与度逐步提升
试点项目的覆盖范围逐年扩大,受益人数逐年上升。从最初的5个省扩大到19个省,累计救治的患者数量从最初的2300余例上升至17110余例。
2.从事中医药防治艾滋病的医疗和科研机构初具规模
专门从事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机构(科研院所、传染病医院和大学)逐步增加,其中包括46家临床与科研单位、36家传染病医院和研究所及13家大学。
3.中医药防治艾滋病队伍不断壮大
通过“中医药防治艾滋病临床科研基地建设项目”和“试点项目”共培训8000多人次,建立了一支覆盖全国19个省市、老中青结合的中医艾滋病临床与基础研究队伍,直接参与人员近1000人。
4.中医药防治艾滋病文献质量提高
近年来,随机对照试验越来越多地应用于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临床研究。1986~2010年的158篇临床研究文献报道中,采用随机对照试验方法的占近10%。虽然比例仍然比较低,但均为2000年以后发表的文献。采用随机对照试验方法的9项临床试验表明,中医药对某些HIV相关疾病有效,如泻痢康治疗腹泻、半夏泻心汤治疗复发性口腔溃疡等。一些临床随机对照试验表明,中医药治疗可以稳定或提高HIV/艾滋病患者的免疫功能。
尽管目前中医药治疗艾滋病已经取得了一些成绩,但艾滋病是一种极其复杂的难治性疾病,中医药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①探索针对不同病理阶段、不同机会性感染、不同靶点的中医治疗的综合方案和有效中药;②制订相应的病毒学、免疫学、症状体征和生存质量等主客观相结合的疗效判定标准;③创建适合我国国情的中西医联合治疗模式,增加中医药的治疗参与度,丰富治疗手段。(王健
刘颖 何立云 徐立然 李勇 王玉光 符林春)

我国自1985年发现第一例艾滋病病人以来,据原卫生部统计,截至2011年底,我国累计报告HIV感染者和病人约78万人。其中病人约15.4万人,死亡8.8万人;2011年新发现感染者约4.8万人,因AIDS相关死亡约2.8万人。

二、中医药在改善艾滋病人常见症状和体征,减少机会性感染的发生方面疗效显著。如病人的发热、胸痛、腹泻、自汗等症状和淋巴结肿大等体征明显减少,艾滋病常见症状体征平均积分改善率在60%以上。对频繁出现的感冒、黏膜溃疡等机会性感染有较好的遏制,机会性感染明显减少,病人生存质量显著提高,原来丧失劳动能力或生活不能自理的病人体力得到不同程度的恢复,部分病人已可从事适宜的生产劳动。

甘肃省于1993年发现第一例艾滋病患者以来,截至2013年12月底,全省累计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1835人,分布于全省14个市的83个县;其中艾滋病病毒感染者1120例,艾滋病病人715例,报告死亡356例。甘肃省虽然是艾滋病发生率低地区,但是,艾滋病的流行在局部地区仍然呈上升趋势,部分患者已进入发病和死亡高峰。所以,加大和拓展艾滋病的治疗途径刻不容缓。

三、中医药在减轻抗病毒药物的毒副反应,增强其疗效方面有明显疗效。运用中医药治疗艾滋病,可以有效缓解病人服用抗病毒药物后常见的头晕、恶心、呕吐等症状,改善率在80%以上,对抗病毒药物引起的皮疹及白细胞减少、贫血等骨髓抑制症状有较为显著的改善;对艾滋病常见的并发症如卡氏肺囊虫肺炎、口腔念珠菌病等,运用中医药配合治疗,也明显地增强了抗病毒药物的疗效。通过消除、缓解毒副反应和增强疗效明显提高了病人服用抗病毒药物的依从性,从而提高了治疗的总体效果。

治疗困境,催生中医药新路

四、中医药在提高艾滋病人免疫功能或减缓T淋巴细胞的下降方面有较大优势。通过对部分艾滋病人治疗前后CD4+T淋巴细胞实验室检测数据的对照分析,以CD4+T淋巴细胞计数升/降50/mm3为标准评价,上升和保持稳定者占半数以上。这与中医药治疗后艾滋病人临床症状体征改善、机会性感染发生率减少是一致的。

抗病毒药物是治疗艾滋病的最主要手段之一,在临床治疗中发挥了较大的作用,且治疗目标为接受治疗的病人3年存活率大于50%。目前,高效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西药,具有极强的抗病毒作用,给患者带来希望;但是病毒不能完全清除,易于反弹,抗病毒药物毒副作用大,具有不良反应非常明显,价格昂贵,易产生耐药性,免疫重建有限,且病人的入选条件高等问题。

五、中医药治疗方法多样,资源丰富,价格低廉,可更广泛地应用于广大患者。目前,我国HIV感染者大部分是农民,经济条件差,公认效果较好的抗病毒药物价格高昂,同时也存在一定的毒副作用,在中医学治疗体系中不仅中药具有价格低,治疗效果好的优势,而且中医学的针刺、艾灸等治疗方法已普遍应用于临床,效果显著。如艾灸治疗对于艾滋病腹泻、恶心呕吐、肢体疼痛等,具有缓解症状快、安全无副作用、操作简单、费用低廉等特点,显示出其独特的治疗效果。

而中医药治疗艾滋病主要是提高患者的免疫力,改善临床症状及体征,提高生存质量,减低HAART毒副作用等,中医药尚不能成为独立治疗艾滋病的方法,只能作为一种辅助性的治疗手段。

总之,中医药治疗艾滋病,受到病人、病人家属和地方政府的普遍欢迎,接受治疗的病人情绪稳定,战胜疾病、生产自救的信心增强,生存质量明显提高,促进了当地的社会稳定。同时,为不能接受抗病毒治疗的病人开辟了新的治疗途径,扩大了救治范围,并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治疗费用。通过中医药的减毒增效作用,提高了病人对抗病毒治疗的依从性,为构建新的艾滋病防治工作体系发挥了积极作用。我们认为,中医药完全有可能在防治艾滋病中发挥独特而重要的作用。

为此,甘肃省开展纯中药治疗艾滋病病人和感染者的工作,目的就是为了扩大治疗方法,拓宽治疗手段,为艾滋病患者开辟较多的治疗新途径。

甘肃省于2005年在天水市开始中医药治疗艾滋病工作,由于当时大部分患者到了发病期,普遍体质极差,有些病情严重,而且抗病毒治疗药品比较短缺,患者迫切要求治疗,为了满足患者的需求,克服重重困难,自筹经费为患者免费治疗,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发现治疗效果较为满意,这就坚定了我们进一步探索中医药治疗的信心和决心。

2008年5月28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将天水市列入中医药治疗艾滋病试点项目地区。从2008年开始,每年下拨28万元作为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经费支持。同时,甘肃省卫生厅于2008年对天水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申报的《艾滋病中医药方法和方案研究》立项,给予10万元的重大项目科研经费支持。天水市中医药治疗艾滋病逐步迈进国家治疗的行列,也为甘肃省扩大中医药治疗艾滋病试点奠定了基础。

完善措施,促进工作开展

确定治疗目标,争取广泛支持

甘肃省中医药治疗艾滋病工作开始后,确定的治疗目标是纯中药治疗艾滋病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主要观察中医药治疗对艾滋病患者CD4+T淋巴细胞数和病毒载量的影响,对临床症候群的影响等。探索纯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方法、效果以及病人管理、随访、转诊体系等措施,起点高,难度多,风险大。因为在全国用纯中药治疗和研究艾滋病病人比较少,国家治疗艾滋病的政策是抗病毒为主,中医为辅,中西医结合治疗为主的格局,所以,使工作的开展遇到了非常多的困难和问题。

但甘肃省中医药治疗艾滋病也有得天独厚的有利条件:领导决心大,技术人员热情高、信心足。

首先,把掌握第一手资料作为先决条件,深入到患者之中,面对面交谈,零距离接触,全面了解患者对纯中药治疗的信任度、认可度和参与意识;细心询问每一位患者各种临床症状、体征及舌苔、脉象。

其次,依据收集的资料,制订诊治计划,细致研究中医药治疗方案,大胆探索中医药治疗方法,创新中医药治疗措施,开辟新的治疗途径,分析中医治疗艾滋病可能遇到的各种问题和需要解决的困难。理清管理机制,对于所制订的方案与措施,听取各种不同的声音,向各方面的专业技术人员了解纯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可行性;先后到一些大专院校、医院和基层,向长期从事艾滋病治疗管理的专业技术人员请教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经验,向全国中医药治疗艾滋病有影响的兄弟单位学习和借鉴先进经验,总结和吸取各种不同建议和意见,力争使纯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理法方药更符合实际。

再次,治疗开始后,向每一位患者介绍中医药治疗的优点和不足,最大限度地让患者接受和支持中医药治疗。由于我们的纯中医药治疗得到了领导、同行及病人的大力支持和配合,工作进展顺利,为较好实施中医药治疗艾滋病创造了一个好的条件,基本实现了纯中药治疗的阶段性目标。

加强领导,建立队伍

甘肃省于2010年9月首先成立了中医药治疗艾滋病领导小组和专家小组,领导小组由卫生厅主要领导任组长,分管领导任副组长,有关处室和省疾控中心等相关单位负责人为成员。各项目市、州和县、区成立了相应的领导小组,甘肃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作为项目实施单位,组建了省、市级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专家组及专业技术队伍,明确工作任务:

一是省级专家负责艾滋病人的诊断、治疗和病历的建立,负责技术人员培训和各种技术指导等工作。对所有项目县的治疗病人每月或季度巡诊1次。二是各市级专业技术人员,负责对病人的筛查、药品的发放管理、随访、心理咨询、资料收集管理与上传等工作;在省专家组指导下,积极开展中医药治疗艾滋病工作。

甘冒风险推进工作开展

2011年3月12日,启动了甘肃省扩大艾滋病治疗项目工作,工作刚一开始就遇到极大的困难。因为承担该项工作的单位大都不支持纯中药治疗艾滋病,怕纯中药治疗艾滋病风险大;且全国没有纯中药治疗艾滋病患者的先例,又没有政策支持,出了问题由谁来负责?面对这些困惑,有些参与治疗的人员退出了治疗队伍的行列,一时间整个工作无法开展。

卫生厅主要领导(中医药治疗艾滋病领导小组组长)针对这一现象,亲自到一些市州和单位督促和落实中医药治疗艾滋病工作,使工作很快开展起来,在工作进程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都给予了及时解决。甘肃省中医药管理局领导多次召开协调会议,解决工作中的一切困难和阻力,要求一定要把中医药治疗艾滋病工作搞好,由于领导的高度重视,按照甘肃省中医药治疗艾滋病实施方案要求和省卫生厅的安排,各项目市、州卫生局及各单位主要领导,把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项目工作当作一项重要任务来抓,重新明确了领导及专业技术人员的职责,做到任务到人;很快,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工作行动了起来,全面的拉开了治疗帷幕。

治疗管理一体化

甘肃省中医药治疗艾滋病工作委托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承担。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负责实施中医药治疗艾滋病工作,有利于工作的顺利开展,因为艾滋病的发现、检测、随访、信息网络体系管理及治疗,均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来实施,技术雄厚,设备齐全,具有现代化管理体系。可以有力支持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实施,对于艾滋病人的入选、治疗、巡诊都能够形成一体化治疗管理的便利条件。

在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进程中,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可以调动一切力量参与其中,根据工作的需要,由性病艾滋病科积极协调各项目县区提供病人的筛选、治疗及管理工作;艾滋病检验科免费提供CD4细胞和病毒载量的检测,首先由疾控中心统一进行临床基础检查,如肝功能、肾功能、心电图、X线检查、血常规检查、CD4检查和病毒载量检查等。然后对需要治疗的病人逐一进行诊断,治疗和用药。

治疗开始后,通过网络平台,随时了解患者的治疗效果和不良反应,发现问题,予以及时处理。尤其在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开展中医药治疗艾滋病工作,这在全国属于首创,无疑为进一步在更广的泛围开展中医药治疗艾滋病工作开辟一条新途径。

加强依存性教育

为了提高艾滋病患者对中医药治疗知识的知晓率和依存性,提高患者对中医药治疗艾滋病重要性的认识,由专业技术人员组织患者和亲属进行培训,向患者讲解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特点、优势及纳入治疗自由、解除自由等规定,尽快地使患者及家属获得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知识。

针对吸毒和同性恋特殊人群依存性差的情况进行重点宣传教育,使他们积极配合中医药治疗;开始治疗时,给患者讲清楚药物的用法、用量和服药后可能出现的反应,征得患者完全同意后,让患者按要求服药。

找准疾病特点,拓展中医疗法

传播条件有三

艾滋病属于艾滋病毒邪气侵入人体的一种传染性疾病,在艾滋病的传染过程,无论任何年龄,不分职业,不分性别,不论身体强壮与否,只要具备三个传播条件均可染病:一是有足够量的病毒从感染者体内排出;二是通过创口从一个人传给另一个人;三是经过一定的传播途径。

不同阶段正邪各异

艾滋病的病理变化过程是:艾滋病病毒邪气侵入人体,正气与之抗争,首先损伤人体正气,破坏人体免疫功能,造成正气虚损。从患病之初到发病期,始终存在正虚邪实的病理机制,只是正气虚和邪气盛在不同时间节点产生量的变化。

当毒邪初感时,毒邪不太盛,正气损伤亦轻,使CD4+T淋巴细胞有相应的减少,主要造成免疫反应性损伤;当病毒不断的进行复制,病毒邪气增加,正气亦进一步损伤,但正邪损伤相当,谁也战胜不了谁,正邪双方基本处于平衡状态。

当病毒进一步复制,达到毒邪蕴盛,正气严重损伤时,感染引起的免疫反应持续存在或过强时,即可导致CD4+T淋巴细胞减少直至耗竭殆尽。

HIV感染亦可造成血干细胞或胸腺功能损伤,引起CD4+T淋巴细胞产量减少,造成机体抵抗力下降,易产生机会性感染,造成治疗困难。且由于艾滋病病毒具有较强的传染性,是一种慢性消耗损伤性疾病。

正气不能抵抗病毒入侵

感染艾滋病毒邪气后,在正邪斗争过程中,极易出现虚实寒热错杂的表现。由于正气具有抗御病邪的功能,正气盛时可驱邪外出;正气衰,邪气盛时发病。从艾滋病的发生、发展、变化过程不难看出,正气确实具有抵御病邪的作用,但遗憾的是,目前还未发现正气具有阻止艾滋病毒邪气侵入人体的功能。

以邪盛正虚为本创新药

我们以中医理论为指导,按照询证医学的原则,对甘肃省实验室检测确认的艾滋病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通过望、闻、问、切四诊取得资料,进行综合研究、分析、归纳出5个证型。

治疗遵循艾滋病正虚邪实的临床特点立法,始终坚持驱逐毒邪,扶助正气的治法,始终扭住邪盛正虚这个根本进行辨证。

在疾病的初期、潜伏期、发病期都存在不同程度气虚现象,出现虚实寒热错杂的不同病理变化,治疗或以驱邪为主,或以扶正为主,或兼而治之。治疗之初的艾滋病急性感染期以驱逐毒邪为主,兼扶助正气;潜伏期以驱逐毒邪与扶助正气并重;发病期一般以扶助正气为主,兼驱逐毒邪。

由于甘肃省中医药治疗艾滋病之初,无法对病人的每一型都申请到一种院内制剂,故只选取了出现频率高的“正气虚损,毒邪内盛”型进行治疗,用以提高患者免疫能力和抗病毒能力,延长患者的生存时间,提高患者生活质量为目标。

按照艾滋病邪气盛正气虚和临床表现虚实寒热错杂并见的特点,选用具有驱逐毒邪,扶助正气,兼以寒热并用的药物组成方剂,制成服用方便的浓缩丸,取名“扶正逐毒丸”,于2010年3月初获甘肃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同意配制(批准文号:甘药制字Z10052074),成为甘肃首个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医疗机构制剂,全省调剂使用。

纯中药治疗有疗效

经过研究发现,中医药具有提高CD4细胞和降低病毒载量的作用,在目前治疗有效、资料完整的90例患者中:治疗前有47例艾滋病患者CD4<350/mm3;有43例的感染者CD4>350;以治疗前的CD4细胞为基数值,治疗组和对照组的CD4细胞值在治疗前经t检验,差别无统计学意义,说明两组患者具有可比性。中医药治疗组经过治疗1年后,患者的CD4细胞均有升高。经过统计处理结果显示,疗效比较满意,CD4+T淋巴细胞数提升比较明显,中医药治疗组治疗3个月后CD4+T淋巴细胞从治疗前的340.18/ul上升至417.30/ul,6个月后为391.63/ul,12个月后为367.58/ul;抗病毒对照组3个月后CD4+T淋巴细胞从治疗前的297.72/ul上升至323.34/ul,6个月后为396.93/ul,12个月后为378.61/ul,两组升幅基本相近。说明中药治疗艾滋病是有效的,且毒副作用小,患者容易接受。

病毒载量从统计资料完整的27例患者检测结果显示,治疗1年后中医组病毒载量下降的有15例,降幅66.12%。中医药对于CD4+T细胞和病毒载量的影响情况举例如下:

例1

徐某,男,64岁,2011年1月15日初诊。

患者于2011年5月20日确诊为艾滋病感染者后,出现气短,疲乏无力,纳呆,腹泻,腰腿酸痛半年余;伴恶心,咳嗽,头痛,消瘦及皮疹、皮肤瘙痒等,舌红苔白,脉滑数,颌下淋巴结肿大。

CD4+T细胞的检测结果为:治疗前CD4+T为459;治疗3个月CD4+T为420;治疗6个月CD4+T为548;治疗9个月468;治疗12个月CD4+T为360;治疗15个月CD4+T为451;治疗18个月CD4+T为553;治疗21个月CD4+T为481。

病毒载量的检测结果为:治疗前病毒载量为11万;治疗8个月病毒载量为10万;治疗14个月病毒载量为3.1万;治疗19个月病毒载量为4.5万。

例2

马某,男,34岁,2013年3月18日初诊。

患者2011年8月1日确诊为艾滋病感染者,半年前始气短,疲乏无力,腹胀,腰腿肌肉酸痛,伴发热,自汗,盗汗,咳嗽,心悸不寐,皮肤瘙痒等,扁桃体肿大,颌下淋巴结肿大,舌红苔黄腻,脉滑数。

CD4+T细胞的检测结果为:治疗前CD4+T为235;治疗3个月CD4﹢T为255;治疗6个月CD4+T为266;治疗9个月CD4+T为175;治疗12个月CD4+T为324。

病毒载量的检测结果为:治疗前病毒载量为2万;治疗6个月病毒载量为48。

但艾滋病人在中医药治疗过程中,CD4+T细胞和病毒载量数值在不同的治疗节点有上下波动,以纳入统计为病毒载量上升的患者为例:

冯某,女,51岁,2011年6月14日初诊。

患者2011年3月17日确诊,于两月前不寐,心悸,消瘦,伴手脚发热,盗汗等。颌下淋巴肿大,舌淡,苔薄白,脉沉细弱。

CD4+T细胞的检测结果为:治疗前CD4+T细胞为530;治疗3个月后CD4+T细胞为420;治疗6个月后CD4+T细胞为561;治疗9个月后CD4+T细胞为590;治疗12个月后CD4+T细胞为532;治疗15个月后CD4+T细胞为425;治疗18个月后CD4+T细胞为487;治疗21个月后CD4+T细胞为448;治疗24个月后CD4+T细胞为510。

病毒载量的检测结果为:治疗前病毒载量为TND;治疗3个月后病毒载量为20;治疗12个月后病毒载量为80;治疗16个月后病毒载量为3.7万;治疗24个月后病毒载量为170;治疗31个月后病毒载量为490。

综上所述,中医药治疗艾滋病对CD4+T细胞和病毒载量的变化有一定的影响,而且,对一些艾滋病出现的机会性感染患者,如白色念珠菌、皮疹及黏膜溃疡等中医药治疗也有较好效果,特别是肝炎及肝硬化病人不能继续抗病毒治疗时,中医药是简便有效的替代疗法。

动物实验证实低毒有效

急性毒性和药理实验由甘肃省中医学院中心实验室提供。一般认为,按体质量计算,小鼠1天最大给药量相当成人临床日用量的100倍则较为安全。在本急性毒性实验中,小鼠1日最大给药量为168g/kg,相当于临床成人每日用量的317倍,说明扶正逐毒丸临床使用是安全的,为今后开展临床治疗提供了保障。CD4的细胞计数目前被认为是评价艾滋病临床疗效的重要指标之一。细胞因子IL-2、IL-8及TNF则具有公认的调节免疫功能和抗病毒作用,通过本次动物实验可以看出,扶正逐毒丸对于T淋巴细胞亚群CD4细胞、CD8细胞有明显的调节作用,能够提高CD4细胞、CD8细胞百分数值,能够提高免疫抑制小鼠模型机体血清中的TNF和IL-2及IL-8的含量。结果显示扶正逐毒丸对于调节免疫抑制小鼠机体的免疫功能有较好的作用,为今后临床用药提供了科学的依据。

在慢性毒性实验中由兰州大学药学院生药学研究所提供。大鼠长期毒性试验显示:各剂量组长期灌胃后,与对照组比较,各剂量组未出现生命体征及血液学、血液生化学指标的明显改变,大鼠的主要脏器湿重及脏器系数亦无明显变化,主要脏器和组织无病理改变。

病理组织检查分析各时期高剂量组与对照组中有1/15只大鼠的肺和小肠有相同的病理改变,分别为成年大鼠自发性症状和固定不及时而出现自溶现象有关,两者皆非药物特异性毒性反应。

其余主要脏器及组织系统尸解和病理组织学检查,未见明显异常病理改变。即扶正逐毒丸3个月病理学检查,未发现明显毒性靶器官。扶正逐毒丸在56g/kg·d高剂量(等效于临床成人量的106倍)下无毒副作用,实验大鼠连续服用3个月安全,可以为临床实验提供参考依据。鉴于本试验无明显毒性,故留存动物可免做病理学检查。

体 会

艾滋病不仅仅是医学问题,而且已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由于艾滋病属于新发传染病,在中医文献中没有相关的记载,我们是以中医理论为指导,进行辨证论治。在临床诊治艾滋病病人和艾滋病感染者时,我们发现许多人没有临床症状(即使CD4细胞值很低,临床症状也不甚明显),无症可辨给中医药辨证论治带来了许多困难,无法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因此,我们从无处着眼,从有处着手。即按照《素问·至真要大论》中“有者求之,无者求之,盛者求之,虚者求之”的治疗原则,根据已有有效临床证据,按客观指标进行治疗。

艾滋病人的中医药治疗过程,受许多因素影响,如环境因素、心理因素、气候变化等,特别是吸毒人群及MSM人群受各种因素的影响依存性差;有的患者因为心理负担过重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免疫力下降。此外,冬春季寒冷气候引起的感冒对治疗也有影响。这些因素均直接影响中医药的疗效,使CD4细胞下降,病毒载量上升。所以,在中医药治疗过程中应加强这些因素的治疗,以利于提高疗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